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3-06-18展开全部园林是一种空间艺术,空间对于人类的生活极为重要。自古以来,无数次流血战争都是为了夺取空间。世界上是不是缺少空间?地球总面积去掉70%的海面,还有30%为陆地,去掉寒冷、沙漠、高山不能住人之外,还有47000000平方英里(每平方英里=2.59平方公里)可以供世界人口居住,估计到2000年每平方英里最多也不过150人,看起来空间是足足够用了。其实不然,近来大城市的出现,如伦敦、纽约、东京、上海、布宜诺斯艾丽斯等城市,人口的密度已达到每平方里50000人。像加尔各答市居住区占地面积平均每人只有20平方英尺(约合1.85平方米)差不多像一个床铺或墓穴的大小,当然日子很不好过。这种高度不均匀的形成,原因十分复杂。据说人类的经济生活必须是集中生活才相互有利。但是十分拥挤之下对人的健康和福利都是有害的。人们自己创造的拥挤,又由人们自己诉说那里有难以忍耐的痛苦。形成了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悲剧。如今看来除去政治和经济的手段外,权宜之计只有园林工作者似乎可解脱这个困境。

  城市园林一向被人们珍视,誉为“明珠”“天窗”,“伊甸园”之类的美称。无疑是很难得地挤出一些弹丸之地。在这些土地上很可能是满地建筑垃圾,或是无法搞建筑的废弃地,若在园林工作者的手下变成人间乐园,那科学性与艺术性的比重就要妥善的衡量了。

  美国的环境学家C.A.Lewis在1978年发表文章表示,人类是生活在两个世界中,一个是生物世界,一个是技术世界。人类在几千万年的进化中,四周一直是绿色的世界,在那里已经学会如何生存和繁衍十分协调,但是现在的四周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呆滞的物质世界,使长久遗传下来的生物体,感到需要通过斗争创造一个生物世界才能生存下去,尤其是这两个世界失去了联系,生物的进化如此缓慢,而技术世界的变化率非常迅速,从适应性来说似乎存在着一个危险的鸿沟。而搭起两个世界之间的桥梁,把它联系起来的应当是园林。由于客观的情况非常严酷,I.Mchary曾幽默地说:“城市中人与自然最密切协调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坟墓了”。他们的论点使我们深受感动。

  园林艺术也是一种再现艺术。正如英国美学家纽拜所说:“世界的大部分地区,风景一直发生着可观的人为变化,因而现在的风景大都基本上都是人造的了”。既然是再现艺术,人造的风景要再现什么?简单说来,一是经过艺术的提炼,再现自然美;一是当前普遍流行的重搬古典园林中的人工美。

  人们生活在拥挤的城市,最感缺乏的是新鲜的空气、明媚的阳光、清沏的流水、美丽的花草树木。那里是找不到天然美景的,所以正等待园林家们的创造。美国在1977年由农业部发起六个大城市参加的“城市花园竞赛计划”,1987年发展到16个城市。起初仅仅是种植蔬菜,后来发展为种花、铺草,最后群众尝到了种植植物的乐趣而普遍地布置公园、街道及屋前房后,许多城市及居民区的面貌为之一变。据Lewis的报告中指出,这个群众性的活动收到以下许多益处:1.物质上收获的蔬菜可以减少开支,增加营养;2.精神上的收获是解除了寂寞,得到收成果实的喜悦,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,从而提高了自尊心;3.在健康上血压降低了,失眠治好了,很少生病,室外生活使精神舒畅;4.城市面貌上消除了垃圾,使难看的面貌变成花园一般清洁可爱,家家门口独出心裁,布置很出色,以便参加竞赛;5.群众之间的关系更为融洽了,技术也愿意互相交流了……。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成绩。Lewis还提出一些难以查觉的属于人们内在的收获,例如:1.栽培植物提高了人的生命质量(Life-quality),他认为植物的栽培不分贫富、种族、年龄、社会阶层、病人或健康人,只要给它适当的照管,都能够“仁慈”地生长,这样使栽培者对一种生命的存在应该可以学习到植物的人化品质,也是自然界的品质。2.人们照管植物的生命,它表现出一定的韵律。种子发芽生长、开花、结实,作出有规律的稳定的前进,这个步骤决不紊乱,园林工作者照管着这些植物,会学习到自然世界与人造的呆滞的世界大大不同,同时也学习到植物的毅力。3.人们参加建立一个小小的园林,这里建立了他个人与这个花园的关系,这个园就是他自己的引伸与扩大,可见的部分是他个人成功的成绩,不可见的部分是他个人得到了贡献之乐、满足之乐、自尊自信之乐、田园之乐……其乐无穷。

  所以园林不仅仅是被欣赏的玩物,很大的作用是一种“行为的训练”(behavioraldiscipline),这在美国是被公认的,而且推广这个运动至今不衰。

  以植物为园林的主角是达到自然美的唯一途经,是符合人类要求的生态环境。在植物的包围之中不仅心旷神怡,还可以得到办公室、车间、教室及家庭中无法得到的自然享受,花草树木之美、山水泉石之美,集锦荟萃,人们的健康与精神可以得到舒畅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我国古典园林遗产十分丰富,它的主流一个是帝王宫苑,一个是私园。至于名山寺观之类,大多是古代宗教活动的场所,位置常远离城市,这里不拟细述。半个世纪以来,古典园林的形式与内容不胫而走,对我国新园林的建设发生了深远的影响。但是古典园林不尽然全是精华,在古为今用之中,如果不分析它的糟粕,珠玑互见,新园林的出现是不会满足广大城市居民的需要的。

  首先,过去无论帝王或私家造园,总是为了少数人的享受。它的规划设计决不会设想将来要向广大公众开放。时至今日,象颐和园这样一座名园,面向千百万人口的城市,一日迎接几十万游人。近三十年来,一直为容纳不下大量的游人而改建、拓宽,捉襟见肘很伤脑筋,长廊上的高峰期,游人的拥挤现象超过了市内王府井大街。如果不是拥有古典园林的盛名,很难说颐和园是一座理想的现代化公园。

  其次,许多古典园林为了满足私享的愿望,达到宴游、祭祀、读书、拜佛求神、膳食、保卫等目的,建造了大量的建筑物,相应地减少了园林植物的栽种面积,减少了使人享受自然美的机会。象圆明园内大小建筑组群就有150多处,是以建筑美取胜的名园,在建设的过程中只是符合帝王的兴趣,直到现代给予高度评价的也是建筑师们。现代城市公共园林如果游人离开家庭的建筑,然后进入古典的园林建筑,始终是周旋在人工的产物之中,所不同的只是色彩鲜艳夺目,陈设豪华别致,心情上飞驰在百年前封建帝王的尊贵生活,也可能赞叹一番古代工匠们劳动的艰辛。在颐和园大量的游人,从仁寿殿到乐寿堂,从德和园到排云殿,匆匆忙忙象参观文物展览会一样。这不是现代公共园林的样板,如果说那里富含着高度的艺术性,也只能说是封建时代的建筑艺术,而不是园林艺术。

  还有,中国园林是供中国人享受的,所以中国园林的艺术风格,园林的形式与内容应当符合中国人的口胃,满足中国各大城市在当前形势下的需要。古典园林的修复,名山寺观的整修,是体现我国对历史文物古迹的保护和重视,这是完全正确的。但是这个工作不能代替新园林的发展,也不等于这就是新园林的样板,更不是迎合国际旅游者“猎奇”的胃口,把园林的发展开着历史的倒车,拉回封建社会和神教社会当中去。这个浪潮一直冲击到县、社、大队,那些雨后春笋一样的公园,成了套式一样,总是月洞门、云墙、亭子、假山,庙不象庙,公园不象公园,很少看到树木,但白白占了许多土地,这也可以算是古典园林给予现代园林一些不适当的影响。

  最后,我们时常引用《园冶》中的名句:“虽由人作,宛白天开。”但是古典园林中真正作到“宛自天开”的地方并不很多。江南古典园林中同样充满了私人享用的亭台楼阁,容许“宛自天开”的面积却占得很少。能够不露斧凿模仿自然的地方,只限于局部的泉池假山。但技巧纯熟,确有山林野趣的园林又有几何?如果彻底实现“宛自天开”,首先就要排除属于人工美的建筑物。因为一切建筑都不可能“宛自天开”。现在传统的顽固性,似乎否定了古典园林建筑就否定了古典园林。所以成千上万的游人也必定要挤在月洞门前通不过去。回廊必九折,小桥必九曲,园路必崎岖,假山必嶙峋,一勺水当作大海,一拳石当做大山。这种出现在诗文书画上的描述给人以丰富的联想是可以的,澳门皇冠,给过去少数园主人去寻思玩味也是许可的,但是供几百万城市居民去游赏,就找不到真正的自然之美了。当他们摩肩接踵拥挤在古典园林中,该是多么渴望一座现代化园林的出现!

  所谓园林科学性的问题,就是从城市密集的人口出发,重视起城市生态环境的改善,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还很肤浅,仅知道唯一可行的方法是依靠植物,通过植物改善我们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,这就是城市园林的主要课题,也是世界先进城市行之有效的科学途径。

  所谓园林的艺术性问题,就是为了达到园林的科学性而必需发挥植物的艺术性,这是主要方面,非生物性质的内容,如假山、建筑物等等,不能像古典园林那样占有太多的比重。自然美的源泉,如古诗、古画及祖国美丽的河山,有取之不尽的素材,如果“潜移默化”,一定能为我国的新园林开创一条新的蹊径。

  2013-06-18展开全部苏州园林的假山堆叠构思非常巧妙,“使游览者远望的时候仿佛观赏宋元工笔画,或者倪云林的小品,登假山或观赏假山时忘却身在苏州城市,只觉得身在山间”。狮子林的景物以山为主,全用太湖石堆叠而成,有的巍峨雄浑,有的瘦削娟秀,嵌空玲珑,盘旋曲折。沧浪亭有几座堆垒而成的小山,高下升降,极尽委婉之美。叶老用“重峦叠嶂”来概括这些变化多端的假山,决非溢美之辞。元代谭惟则在《狮子林即景》中写道:“鸟啼花落屋西东,柏子烟青芋火红。人道我居城市里,我疑身在万山中。”这可以作为叶老的说法的佐证。在几座小山上种植少许竹子花木,到了春天,万木葱绿,益显得山石嶙峋;到深秋,万木萧条,就成疏木寒山了。作者指出,这些艺术创造,是设计者和匠师们“生平多阅历,胸中有丘壑”的结果,这一见解,非常深刻。